嘉兴日报(嘉善版)数字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
 第B3版 记录
·抗日嘉善阻击战的最后一个老兵
 
文章搜索
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 第B3版 记录

抗日嘉善阻击战的最后一个老兵
发表时间:2013.11.14 文章来源:本报讯 浏览次数:   





  
  ■王静皎文 曹雪峰摄
  谢天佑,89岁,是抗日嘉善阻击战仅在的一位老兵,他是当年唯一加入128师的嘉善人。本月初的一个早晨,我们循着地址,在县城西门阡陌相通的小巷里,找到了谢天佑住的“上官塘12号”。这是一幢半新的两层楼房,在周围一众的新式小洋房里并不显眼。谢天佑正抱着拐杖,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脚边蜷缩着一只懒洋洋的白猫。屋前的河面上,成队的运输船徐徐驶过,搅皱了平静的河水,却未打破老人与猫的这片刻宁静。
  A.在城西一带,谢天佑很有名。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,在城西上官塘一带,有一个姓谢的老人,曾是国军的炮兵指挥官。有人说,谢天佑是被抓壮丁才入的伍,也有人说,谢天佑是讨饭讨到部队里去的。
  “我是自己要求参的军。”谢天佑说自己参军时,其实才12周岁,而收留他的正是在嘉善阻击战中血战七昼夜的筸军——国军128师。
  12岁以前,谢天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放牛娃,在城东杨家浜一带,给一户方姓富户放牛。1937年8月13日,淞沪会战爆发,战火很快就烧到了嘉善,1937年10月下旬,侵华日军2个师团在杭州湾的金山卫登陆后,即向金山、青浦方向进犯,企图配合上海日军主力将淞沪抗战的国军聚殄于上海、松江地区。国民党方面调集了预备11师41团、109师、128师、暂编13旅1团、62师368团等部队官兵15570余人,在枫泾至嘉善一线阻击日军进犯。
  当时嘉善城中一片混乱,大部分人都逃难走了。谢天佑却没有走,他一直牢记着主人家临走前的嘱咐:“不要乱跑,看好你的三头牛。”他白天心惊胆战地躲在草棚里,晚上才小心翼翼地牵着牛出去吃草。
  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,直到他的草棚住进了一个连的士兵才结束。住进谢天佑草棚的正是128师767团陈康强连。连长陈康强看到这个孤零零的小孩,很是惊讶,问他:“小家伙,你年纪这么小,怎么一个人待在这里,你的家人呢?”谢天佑便告诉他,自己父母都不在嘉善。陈康强想了想,道:“你一个在这里生死不保,不行的。你去找我们师长说说,让他同意你跟着我们部队走,这里实在太危险了。”陈康强让谢天佑一直沿着铁路走,一直走到一处又有竹林又有松柏的地方,“你会看到有一个人坐着抽烟,旁边还有警卫站着,那就是我们师长了。到时候,你就求他收留你。”
  谢天佑照着陈康强的话“按图索骥”,果然找到了他所说的师部所在地。“不过我找错了人。”76年前闹的乌龙,谢天佑回忆起来却仿佛就在眼前,“我看到有个人在抽烟,就以为是顾家齐师长,一下蹿到他跟前,求他让我跟着部队走。其实那人是128师的参谋长,他一问我年纪,就说我太小了,还不能入伍。”
  被拒绝了的谢天佑沮丧地回到了自己的草棚。陈康强详细问了他经过,一拍大腿道:“你认错人了,那个是参谋长,你要找师长,师长一定会收留你的。”他又指点谢天佑,要趁参谋长不在的时候找师长。
  “当时,我也不懂什么是参军,只知道跟着他们部队走,能保住一条命。所以就又去找了顾师长。”谢天佑又去了一次128师师部,这次终于找到了师长顾家齐。“顾师长中等个头,长得很神气,人也很和气。”再多的岁月变迁,也没有模糊谢天佑脑海中那张记忆深刻的脸庞。
  谢天佑说明来意后,顾师长还未发话,参谋长却从外面回来了。谢天佑心想,完了,这下又不成了。果然,参谋长一见他就说:“小娃娃,你怎么又来了?你还太小,不行的!”顾师长却接过话头说:“不管小不小,都是中国儿童。他一个人待在这里太危险,让他跟我们走。到时候我们把他送到后方去,让他一边学习一边成长,将来也能为国家作贡献。”说完,他又给陈康强打了电话,让他收下谢天佑。
  就这样,12岁的嘉善小娃子谢天佑成为了筸军128师的一员。
  76年后,当来自顾家齐师长故乡——湖南凤凰的志愿者龙跃兴千里迢迢找到他时,他才知道,原来当年128师的同胞们都已离世了。
  现年89岁的嘉善人谢天佑,成了原128师唯一在世的老兵。而谢天佑也打破了半个多世纪的缄默,开始述说那段尘封已久的热血往事。
  B.加入了128师的谢天佑,被师长顾家齐亲自任命为通讯员。不放心眼前的小家伙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跑,在他“上任”前,顾师长还殷殷嘱咐了一番。“顾师长叫我仍旧穿自己的衣服,不要穿军装,这样汉奸不会防备我,比较安全。他还教我,看到日本人的飞机过来,就先躲起来,等飞机飞过去,再往前跑。路上要特别当心流弹。”回忆起顾师长的教导,谢天佑仿佛又变成了那个12岁的孩童,脸上的笑容有着被“委以重任”的兴奋以及满满的仰慕之情。
  “上任”第一天,谢天佑就将一份通知成功送到了副官传达室。由于他的通知送得又快又及时,这个小不点通讯员很快受到了大家的认可,从767团调到了师部。
  当被问到在炮火中穿梭害不害怕时,谢天佑说当然害怕。但他垂垂老矣的脸上却闪现出了坚毅的神色,“但是我们128师的兵,个个都是好汉。受他们影响,我渐渐也不害怕了,就想着要快点把通知送到战场上去。”“敢拼”是谢天佑对于128师最深刻的印象。“虽然我们没有飞机大炮,枪也没有日本人的好,但是拼起刀来,我们128师一点都不输他们。”谢天佑说,肉搏战时,128师官兵的马刀,连日本人锻造精良的武士刀都能砍断。
  不仅前线将士个个是英勇奋战的好汉,就连后勤人员也是人人不畏生死。“日本人每次进攻前,都是先飞机大炮轮番狂轰滥炸。有时候,饭做好了,但是因为炮火太猛,炊事兵都没办法把饭抬上阵地。他们就把饭背在背上,冒着炮火给将士们送饭。有好几个炊事兵都这么被炸死在送饭的路上。”在这样一支不惧牺牲、誓死守卫国土的骁勇之师中耳濡目染,谢天佑也变得十分勇敢。不管炮火多么猛烈、敌人多么凶残,他都敢于把师部的通知送到前线去。凭借着勇气和小聪明,他每次都把通知能准时送上前线,成为了128师最得力的通讯员。
  虽然谢天佑年纪小,大家都很照顾他,但在训练上,却没有任何人纵容他。128师在肉搏战方面丝毫不逊于日军,正是因为有着武术训练的传统。128师的所有官兵,每天凌晨2点便要起床参加武术训练。加入了128师后,谢天佑也被要求参加武术训练。“刚开始觉得很苦,因为凌晨2点,正是困得要死的时候。但是,他们对我说,一定要学武术,这样碰到日本人就不怕了。”在战友们的鼓励与监督下,年幼的谢天佑扎起马步、挥起刀来也变得一丝不苟。也许正是因为年少时打下的武术底子,如今的谢天佑腰板仍十分硬朗。
  1937年11月13日下午,128师收到了蒋介石于前一日亲自签发的嘉奖令和4万元银元。“当时是每个人发5个银元,但我拿到了10个银元。”说起这件事,谢天佑显得有些得意,“因为当时我把一份非常重要的通知送到了战场上,顾师长特别高兴。他就嘱咐说,给我的奖励要翻倍。”
  11月15日,128师已在嘉善浴血奋战七昼夜,伤亡惨重,已无力再阻击强敌,面临全线崩溃的危险。师长顾家齐一面电请第10集团军司令刘建绪催促接防部队尽快到位,一面令767团死守阵地,保住128师的退路。15日下午6时,128师奉命向临平撤退。谢天佑也跟着部队撤往临平。
  “当时日本人发现我们要撤退,就开始强攻火车站附近的67号铁路桥,想切断我们的退路。当时67号桥都被炸得只剩几根钢梁了。一直打到傍晚的时候,日本飞机不敢飞了,我们才通过67号铁路桥,成功撤退了。”这一场桥头激战,敌我双方均死伤惨重,嘉善县城北门至67号桥以西,连绵数里尸横遍野。
  C.在撤退中,128师与其他一同回撤的部队在渡过钱塘江时又遭到了日军的追击。在混乱中,谢天佑乘错了船,没有与师部一同撤退,而是留在了767团。“后来师部驻扎在里山镇,767团则驻守在钱塘江的一个沙洲上。如果我要回师部,就要渡江过去,不安全也不方便。顾师长就让我留在了767团,说等到部队调动的时候,我再回师部。”而由于谢天佑传送通讯十分得力,767团方面也很乐意这小家伙能留下来。
  1938年,经过整编后的128师开赴江西参加武汉保卫战。128师全员在诸暨附近的一个小火车站上了车。在月台上,谢天佑在人群中看到了许久未见的顾家齐师长。但他没想到,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敬爱的顾师长。
  “我们坐了一天火车就到了九江,但还没等我们全部下车,前面就已经打起来了。”据史料显示,在江西沽塘战役中,顾家齐师长奉命率部增援预备第3师。谁知128师尚在途中,预备第3师已经溃退下来。而在嘉善阻击战中伤亡惨重的128师也尚未恢复元气,早先在金华补充的浙江新兵上战场不久便全部逃走,重建的768团又尚在磨合期,只剩下伤亡最小的767团支撑大局。最终128师回天乏术,沽塘阵地失守了。
  由于遭诬陷,在沽塘失陷不久后,128师便被国军军事委员会以作战不力的罪名取消番号。顾家齐师长被送交武汉的军事法庭受审。虽然,在武汉军法会审时,128师参谋长赵季平以翔实的作战资料据理力争,加之军长李觉给顾家齐补签了后撤命令,军法总监确认128师在沽塘阻击战中已尽最大的努力,顾家齐最终无罪释放,但128师还是被撤销了。
  128师撤销后,以团为单位编入了其他部队,连以上的军官一律不用。谢天佑被编入了187师1100团。不久之后,在一次战役中,谢天佑腿部受伤被送到了后方医院。作为伤兵,他经历了多次转移,最后被转移到了湘西辰溪第五疗养院。而在这里,他意外地遇到了原128师767团的陈康强连长。这次相遇让两人十分唏嘘,想到那些牺牲了的战友和不复存在的128师,两人悲愤交加。陈康强邀请谢天佑去自己位于湖南麻阳的老家小住了一阵。
  湘西,这块山水灵秀的宝地,这块孕育出无数热血将士的热土,让谢天佑充满不是故乡胜似故乡之情。“那里的人说话的口音,我很熟悉,他们的生活习惯我也很熟悉。”热情的湘西人,让谢天佑想起了128师的战友们。“忘不掉的,就算到现在我也没有忘掉他们。”
  后来的谢天佑,参加了国民党第九区干训班,毕业后到了32军141师。后来又跟着美国援助团学习炮兵技术。1945年进入整编75师炮兵指挥组任少校观察员。解放战争时期,是他最难熬的日子,“我们都不想中国人打中国人。凡是经历过抗日战争,大家一起打日本鬼子的,谁愿意枪口调转来打自己人!”因此,在1948年的豫东战役中,谢天佑和同伴在解放军的包围下,一枪未开就放下了手中的枪。在解放军中,谢天佑待了22个月,将自己一身的炮兵技术都一点不漏地悉数教给了解放军战士。
 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谢天佑的复员证被搜走了。被打成“反革命”的他,经历了抄家、批斗种种,而他也闭口不再提创下了淞沪抗战后阻击战之最的嘉善阻击战,不提那些在嘉善抛头颅洒热血的筸军兄弟。“现在,跟他在部队里有关的东西,就只剩下一枚印章(见下图)了。他偶尔拿出来看看,看了又要叹气。”谢天佑的妻子这样说道。由于那份失踪了的复员证,谢天佑的身份一直得不到认可。这几年,谢天佑和家人也为此做了不少努力,但是由于各种历史原因,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。
  谢天佑望着墙上那张“致敬抗战老兵”的相片,静静地说起了自己的愿望:“我只希望能在死之前,能证明自己的身份,能让大家记住这段历史。”
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
浙新办[2010]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
视听许可证号:110511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30198 广告经营许可号:3300008000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