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兴日报(嘉善版)数字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
 第B5版 嘉善周末
·千年水乡文化的见证者
 
文章搜索
2013年8月2日 星期五 第B5版 嘉善周末

钱氏船坞
千年水乡文化的见证者
发表时间:2013.8.2 文章来源:本报讯 浏览次数:   




  
  ■陈建新/文陈建新钱俊/摄
  自2007年12月28日,嘉善三店渡举行撤渡建桥庆典以来,嘉善最后一个人工渡口——嘉善三店渡被建成通车的三店塘大桥所取代,渡口最后一艘摆渡船随之停运,水乡嘉善彻底告别千年渡运历史。渡船逐渐离开了人们的视线。嘉善地处江南,水网密布,因水而兴,船在嘉善人的生活中曾经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当船舶渐渐离我们的生活远去,与船有关的那些古老的事物却依旧站在那,向世人诉说着故事——
  
  庇护船只躲避日晒雨淋的“家”
  作为典型的江南水乡,嘉善县内纵横交错的河港(塘),支泾曲港,首尾相衔,密如蛛网,境内有大小河流700多条。嘉善境内河网如织,圩垸如鳞,渡津极多,民间素有“十里九渡”之说。宋朝孙觌的一句“渡口唤船人独立,一蓑烟雨湿黄昏”,道尽当时喊摆渡过河的景象。有渡自然有船。江南水乡,哪怕是官道驿路,也都是泥地,然而江南的多雨气候常使道路变得极为湿滑泥泞,给人们的徒步出行增添了极多的麻烦,但是便捷的舟船交通多少可以弥补这方面的遗憾。
  船在嘉善人的生活中曾经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据《嘉善文史资料》记载:旧时,一般农民家庭大多备有船只,船是农民必不可少的运输工具,售粮、卖柴、购肥、载稻都离不开它。贫困户也有两户或几户合置一条船,少数无船困难户上街售粮或购置杂物有搭便船的习惯,搭便船的人一般都要帮助摇船,船只都用杉木制成。农船分本地式的蒲鞋头船和圆底的青扒头船两种,还有绍兴式的翘舶船和小划船。城镇上有专为经商的篷船和苏北籍的双桨船,有专为代客服务的绍兴脚划船,有定时定地点开往各城镇的专为搭客载货的航船,称“栈船”,还有专为米麸商驳运粮食和饲料等商品的运输船,这种船的装载量较大,而且航运设备齐备。
  既然船只在人们的生产生活中有着重要的地位,那么为船只建一个“家”(船坞、船棚)抵挡日晒雨淋,也是必然的事。如今,船坞已经随着历史的变迁,逐步淡出了普通人的视线。在嘉善的干窑镇,还有这么一座有着近两百年历史的古船坞,向路过的每一个人悄悄地讲述着这一段历史。
  钱氏船坞位于嘉善县干窑镇长生村让巷12号。船坞占地108平方米,坐东朝西,共四间,通面宽7米,进深13米,共用柱11根,为方形石柱,无鼓墩。南侧石柱立在水中,石柱之间的长条石用榫卯固定,下面用5根短柱支撑,上面砌青砖,用平砌错缝砌筑,西面一间用砖砌成镂空窗,北侧驳岸用花岗石错缝砌筑。石柱立在驳岸边上。梁架结构为七架梁用二柱。船坞东首第一间砌砖,供船工居住,西面三间供船停泊,有屋内河埠。船坞为歇山顶,正脊、垂脊和戗脊多用小瓦垒筑,椽子为方形,用望砖,阴阳合瓦。
  据介绍,嘉善县区域面积506.6平方公里,境内河港交织,其中水域面积占了14%,可以说,水是“银嘉善”的灵魂。千百年来人们以船为车,以楫为马,择水而居,舟楫度生。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其间帆影点点,历来是江南水乡的美丽画卷。“船坞这一独特的建筑是水乡文化的见证,大多数船坞为以前的有钱人家所建。它主要是方便船只停靠避免遭受风吹雨打,船工可以在船坞内休息,同时也便于看护船只。”县文保所副所长钱俊说,也有船坞是用于修造船舶的,布置在修造船舶的厂内,可分为干船坞和浮船坞两种,目前嘉善仅存的船坞就是干窑这一座,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。
  
  静静坚守讲述主人传说
  钱氏船坞是清道光年间干窑首富钱仲樵所建宅院的一部分。对于当年钱家建造船坞的用途,大多数人都倾向于是方便船只停靠避免遭受风吹雨打,船工可以在船坞内休息,同时也便于看护船只。但也有人认为这是让巷钱家为接待达官显贵专门建造的自用船坞,因而建造比较讲究,至今仍颇有艺术价值。
  一百多年来,钱宅历经风雨,早已不存于世,船坞也曾命途坎坷,多有损坏。据记载,钱宅原占地30余亩,建有民宅、花园、池塘、船坞等建筑。今年82岁的徐铭居住在钱氏船坞的附近。他告诉记者说,钱氏后人早已不在干窑了,钱宅原本并不在船坞附近,那时钱宅要比船坞所在地兴建的钱宅小得多了,当时,钱家也没有那么有钱。关于钱家发家的故事,徐铭给记者讲了一个传说。据说,当年钱家运了一船坯泥,用来烧砖,但是,在船工下船后,钱家发现那一船泥覆盖着的其实是白银,此后,钱家就成了当地的首富,开始大量购置田产,成为远近闻名的地主,并开始建造新的钱宅。不过有钱后的钱家也没有成为地主恶霸,钱家对实在无力交租的农民往往都会免租。“解放以前,这一带都是他们家的,房子盖了好多好多,一直是连着的,船坞只是用来停靠他们家的‘收账船’,也存放水车等物,解放以后就停泊生产队的船只,上面的房间也做过医疗所什么的。”徐铭说。后来钱仲樵带领钱家主要成员远居上海,钱宅也就日益荒废下来。20世纪60年代,因为需要建设仓库,钱宅花园、池塘被毁,民宅部分被拆,仅余船坞和少量民房。20世纪90年代以来,因年久失修久经风雨,船坞损毁日益加剧。住在船坞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,他们曾经亲眼看到船坞西侧一间房屋倒塌,此后由于风吹雨淋的关系,船坞的横梁也有部分受损。
  
  修葺如旧焕发当年风采
  2010年,在县文物保护部门的指导下,干窑镇将古船坞修复,重现往年风采。干窑镇长生村村委会副主任於慧明告诉记者说:“如果没有那一次维修,恐怕今天我们就没有办法看到如此完整的船坞了。”据於慧明介绍,当时维修船坞时,基本上使用的是旧砖,仅有少数木材替换了原本船坞受损的木料。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如今的船坞依旧屹立原地,也不再是当年伤痕累累的模样,砖、石依旧是当年的用料,横梁、木门等虽已饱经风霜,却也依旧扎实。船坞中,还停靠着两艘小船,其中一艘是村里用来参与踏白船比赛的船只,停靠在这里,也算是让古老的船坞发挥其实用价值。
  在修复船坞时,还发生过有趣的故事,当时,维修船坞的顺序为先对小河进行筑坝,然后将水抽干,并清理河床,再把河底的石料捞上来。与此同时,对船坞建筑部分“修旧如旧”。而不少村民对筑坝的小河兴趣浓厚,他们非常关注水面的变化,不少人在等抽水时都在猜测河底会不会藏着一些值钱的东西。因钱家当年是干窑的首富,附近村民才大胆推测河底可能有钱姓人家遗落的宝贝。不过徐铭告诉记者说这个说法没有根据,“以前在生产队时常常要将河泥弄上来作为肥料,如果有宝贝也早被打捞上来了,怎么可能还留到现在。”当然,最终抽干水后,小河里并没有出现村民所期待的所谓的宝贝。
  经过修复的船坞目前已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在阳光下,船坞一如往年,再度展现其风采。县博物馆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船坞是江南水乡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钱氏船坞不论是从规模上,还是在建筑工艺上,均属上乘,省内罕见,其价值之高不言而喻。”
  据徐铭说,钱氏船坞的主人后裔现今主要散居于京沪以及海外。此外,钱氏一族原在县城亦有住宅,住宅中有花园及吊桥,可惜在日军入侵嘉善时被炸毁。世事多有变化,百年光阴恍如弹指一挥间。当年首富钱氏一族的风光虽已不可见,但是,从这建造精良的船坞依旧可窥一斑。这百多年间,公路早已替代了河道成为嘉善人出行的主要道路,电动车、摩托车、汽车等也早已替代了船只。船文化乃至于水乡文化已渐渐不为嘉善人所挂念,但是,屹立着的我县唯一的船坞作为江南水乡文化的重要见证者,依旧记得那段故事。
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
浙新办[2010]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
视听许可证号:110511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30198 广告经营许可号:330000800006